趁美股大升套現 促消費振經濟
6131
1
(弼尖言論) 2023年2月6日
上周多間主要央行議息,當然以美國聯儲局最受注目,一如預期加息0.25厘,資產價格早已反映。讀者必須明白,今次美股自去年12月尾開始的反彈浪,標普500指數由3800點升至議息前4050點水平,達6.5%,納指升幅更厲害,由聖誕後的10200點升至議息前的11600點水平,高達14%,這樣的升幅,請問還有什麼好消息未反映呢?不要說聯儲局只是減慢加息步伐,14%的升幅,最少應反映聯儲局於本次議息按兵不動吧?然而,聯儲局並沒有停止減息,甚至並沒有如加拿大央行暗示會按兵不動,而是傾向於3月再加0.25厘,至於2023年會否減息,更提都沒有提。奇怪的是,預測下半年會QE的華爾街(不是所有華爾街大行都預測美聯儲會QE,但有人敢作這種預測已令人震驚),認為聯儲局主席鮑威爾的是在派鴿,令美股再衝高兩個交易日,納指於上周四在META爆升的背景下再衝高600點!對比聖誕後的低位,納指足足升了近20%! 王弼認為美股於聖誕後反彈合理,正因如此,本欄才於1月時提出美股有長期投資價值,但若升勢過急,回報和風險開始不成正比,美股便失去短期投資價值,換句話說,美股短期調整在即! 就拿本欄於去年不斷推介的META為例,11月14日便以《META裁冗員似苦盡甘來》為題,分析該公司的前景,當時股價處於113美元水平,上周業績公佈後,曾高見197美元!如跟去年11月3日低位88美元計,三個月升幅竟達123%!市值數千億美元的巨無霸,在短時間內倍翻,意味之前華爾街大行對META的悲觀是如何不合理,同樣,現在的突然全面樂觀也令人嘆為觀止! 如何解釋META大上大落的現象呢?早前的悲觀,主要是市場懼怕朱克伯格在元宇宙項目亂燒錢和Tiktok的挑戰,王弼已指出,朱克伯格並非小學生,燒錢項目只要輸多幾鋪,他便會作出調節,始終META的用戶並非無選擇的韭菜,可任意被宰割壓榨,結果,朱克伯格很快便裁員止血,元宇宙燒錢項目就如八萬五政策,不說便不存在了,被靜悄悄下架。至於Tiktok的挑戰,王弼也以地緣政治的角度分析,無須過慮,因此當時低見10倍PE是不合理的。但三個月後,META變回20倍PE,又實在是快得可怕,畢竟,公司營業額在廣告客戶保守的開支下能否短期反彈尚屬疑問,如果收入增長仍呆滯,在息率高企下,20倍的市盈率便屬偏高。但華爾街為何突然把META的估值提高一倍呢?簡單地說,去年太多長倉基金拋售科技股,目前手上不夠增長股,在怕執輸(FOMO)的前提下,唯有不問價搶貨,做成META一類股票大上大落的原因。 因此,在去年基金大量拋售科技股,而本欄卻不斷推介讀者分段購入優質科技股如谷歌(GOOG)和META的前提下,王弼建議讀者,不妨再一次雪中送炭,既然已做了一次善事,去年在別人恐慌時買貨,今次也可以在別人不問價追貨時成人之美,沽貨套現釋放供應。至於是否全數沽出,如何沽出,是否利用Sell Call減持,相信任何一種都是開心的事,讀者應自行決定。加上聯邦快遞(FDX)、台積電(TSM)、AMD等推介升幅都頗可觀,讀者如有跟隨,應該可以過一個肥年,希望各位能多多消費慶祝,振興香港經濟。